加入收藏設爲首頁
 
  首頁|法院簡介|新聞中心|法院文化|審務公開|司法爲民|法律文庫|裁判文書|專題報道|警隊建設|公開執行
  當前位置:新聞中心 -> 案件快報

莫讓拆遷拆散手足情

发布时间:2018-08-27 08:35:10











    城鎮化進程中,集體土地征收、棚戶區改造、重點工程項目建設等都會經曆房屋拆遷。提到房屋拆遷,人們最關心的莫過于補償。無論是拆遷人與被拆遷人之間,還是被拆遷人內部家庭成員之間,往往會因爲補償問題發生糾紛。被拆遷人內部的糾紛大多源自于拆遷安置補償款的分配和繼承問題。

    前不久,紅山區人民法院審結了一起因房屋拆遷引發的繼承糾紛案件。(以下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紅山區東城辦事處紅山居委會(原城郊鄉東郊村)居民李永軍、王桂雲夫婦分別于2006年、2010年去世,兩位老人生前育有三女一子,長女李小芬(65歲)、次女李小榮(60歲)、三女李小平(56歲)及兒子李玉林(63歲)。四姐弟各自居住于市區內不同的居民小區,雖都已年過半百,但一直互通有無、和睦相處,未曾有過任何間隙隔閡。

    2018年1月,政府決定對包括東城辦事處紅山區居委會(原城郊鄉東郊村)在內的部分集體土地予以征收。李永軍夫婦去世後留下的一處房屋院落被列入征收範圍。房屋即將拆遷,面對數額不算少的拆遷補償款,四姐弟就分配問題進行了多次協商,均未達成一致意見。2018年5月21日,李永軍二女李小榮將大姐李小芬、妹妹李小平及弟弟李玉林訴至法院,請求繼承登記在其父親李永軍名下房屋及相應院落,每人四分之一份額。 

    庭審中,弟弟李玉林稱,作爲唯一的兒子,自己曾隨父母生活,並在被征收的院落裏建有兩處房屋,雖産權證辦理在父親名下,但系其獨自出資建設。按照農村傳統及風俗習慣,姐姐、妹妹均已外嫁,家中房屋及院落應該由兒子繼承享有,但法律規定子女平等,畢竟都親爲手足,以協商解決爲主,不要因爲拆遷款傷害了手足情誼。

    庭審查明,原告與三被告系同胞兄弟姐妹,原、被告的父母生前于1972年在原38858α万发国际紅山區城郊鄉城郊村某組建有面積53.57平方米的平房三間,並于1987年補辦了建築許可證及宅基地使用證,宅基地面積爲544平方米。1991年,李玉林在該宅基地上另建了兩幢房屋,面積分別爲55.39平方米、27.50平方米。上述房屋及土地均登記在父親李永軍名下,三姐妹只要求對其父母生前所建的53.57平方米的房屋及宅基地作爲遺産進行分割,其余兩處房屋系李玉林所建,拆遷後相應補償款歸李玉林所有。

    紅山區人民法院審理後認爲,李小芬、李小榮、李小平及李玉林對其父母死亡時遺留的合法財産享有繼承權。對于院內建築面積爲55.39平方米、27.50平方米的兩處房屋,雖登記在被繼承人李永軍名下,但三姐妹均認可上述兩處房屋系李玉林所建,不主張作爲遺産繼承,故對此不予處理。登記在李永軍名下的建築面積爲53.57平方米的房屋,應認定爲原、被告父母的遺産。544平方米宅基地屬集體所有,不屬遺産範圍,故原告李小榮及被告李小芬、李小平主張繼承並分割上述房屋所涉宅基地的訴求不予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第十三條第一款規定,同一順序繼承人繼承遺産的份額,一般應當均等。原告與三被告作爲第一順序繼承人,對其父母的遺産,具有均等繼承的權利。據此,判決坐落于紅山區東城辦事處紅山居委會(原城郊鄉東郊村)某組宅基地上建築面積53.57平方米的房屋由李小榮與李玉林、李小芬、李小平各享有四分之一的繼承份額,駁回原告李小榮的其他訴訟請求。宣判後,雙方當事人均未上訴,該判決現已生效。

   【以案說法】

    我國物權法規定,宅基地使用權作爲一項用益物權,是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的成員依法享有的在農民集體所有的土地上建造個人住宅的權利。宅基地使用權具有嚴格的身份性、從屬性、無償使用性及使用範圍的嚴格限制性等特點。宅基地的所有權和使用權是分離的,宅基地的所有權屬于集體,使用權屬于房屋所有人,農村村民的宅基地使用權是基于“村民”的特定身份取得,村民只有宅基地使用權,不能隨意對宅基地進行處置,所以宅基地不屬于遺産,不能被繼承。但建造在宅基地上的房屋屬于村民個人所有,可以作爲遺産繼承,按照“地隨房走”的原則,繼承房屋後可以繼續使用房屋所占的宅基地。如果宅基地被征收,則該宅基地使用權的補償款一般歸該戶房屋原權利人所有,其繼承人可以基于財産權益取得繼承權,但集體經濟組織明確表示反對的除外。

    【編者的話】

    繼承案件皆發生在親屬之間,這也是此類案件的特殊之處,從大多數繼承案件的審理中不難發現,官司打到最後,賬是算清了,但親情也算沒了,原本和睦的兄弟姐妹對薄公堂,爲了各自利益針鋒相對,在經曆了一場訴訟之後,往往是贏了錢款、輸了親情,甚至老死不相往來。

    本案中,李家姐弟在父母遺産的繼承問題上可以說都表現出了高姿態,作爲家中獨子的李玉林沒有按照農村“子承父業”的老傳統來要求獨自享有遺産的繼承權,三姐妹也沒有機械固執的按照房屋産權證的登記來主張權利,都認可其中兩處房屋是兄(弟)李玉林所建。如果三姐妹堅持主張登記在父親名下的房屋按照遺産來繼承,案件審理起來也許沒那麽簡單。因爲不動産物權以登記爲准,那樣的話,李玉林必須就房屋系自己出資建造進行舉證,實踐中這類證據很難保留、也很難查證,雙方矛盾則可能會進一步激化。所以說,無論什麽時候親情都是金錢無法衡量的財富,爲了眼前利益放棄親情是不可取的,拆遷獲得補償並能改善居住和生活條件,應該說是好事,但不能讓拆遷拆沒了人情、拆散了親情。

第1頁  共1頁
關閉窗口
地址:內蒙古38858α万发国际紅山區三西街  監督電話:0476-8221256  傳真:0476-8252606  郵編:024000